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法律常識 >

我國規定工傷認定申請應15日內決定

2010/12/10出處:重慶晚報責任編輯:lxw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8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對《工傷保險條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作出修改。

  會議指出,《工傷保險條例》自2004年1月施行以來,對于維護工傷職工合法權益,分散用人單位工傷風險,規範和推進工傷保險工作,發揮了積極作用。針對工傷保險制度面臨的新情況、新問題,修改後的條例草案從切實維護職工合法權益出發,完善了有關制度。

  擴大適用範圍

  事業單位也應當參保

  新規:除現行規定的企業和有雇工的個體工商戶以外,不參照公務員法管理的事業單位、社會團體,以及民辦非企業單位、基金會、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等組織也應當參加工傷保險。

  舊規:各類企業、有雇工的個體工商戶(以下稱用人單位)應當依照本條例規定參加工傷保險,爲本單位全部職工或者雇工(以下稱職工)繳納工傷保險費。

  擴大認定範圍

  坐輕軌火車受傷算工傷

  新規:除現行規定的機動車事故以外,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非機動車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也應當認定爲工傷。

  舊規:在上下班途中,受到機動車事故傷害應當認定爲工傷。

  簡化處理程序

  以前60天現在15天

  新規:對于事實清楚、權利義務明確的工傷認定申請,應當在15日內作出認定決定。同時明確了再次鑒定和複查鑒定的時限,取消了行政複議前置程序。

  舊規:申請之日起60日內作出工傷認定的決定。

  提高死亡補助

  從4倍提高到20倍

  新規:一次性工亡補助金標准調整爲上一年度全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一次性傷殘補助金按照傷殘級別增加1至3個月職工本人工資。據官方統計,2009年重慶市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749元,如果按照20倍計算,我市一次性工亡補助金標准爲314980元。

  舊規:一次性工亡補助金標准爲48個月至60個月。

  增加基金項目

  增加工傷預防費用

  新規:將工傷預防費用增列爲基金支出項目,將由用人單位支付的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住院夥食補助費和到統籌地區以外就醫所需的交通、食宿費改由基金支付。同時,草案加大了對不參保單位的處罰力度,加強了對未參保用人單位工傷職工的權益保障。

  舊規:工傷保險基金由用人單位繳納的工傷保險費、工傷保險基金的利息和依法納入工傷保險基金的其他資金構成。 據新華社

  延伸閱讀: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對《工傷保險條例》等作出修改

  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 決定對《工傷保險條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作出修改

  新華網北京12月8日電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8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對《工傷保險條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作出修改。

  會議指出,《工傷保險條例》自2004年1月施行以來,對于維護工傷職工合法權益,分散用人單位工傷風險,規範和推進工傷保險工作,發揮了積極作用。針對工傷保險制度面臨的新情況、新問題,修改後的條例草案從切實維護職工合法權益出發,完善了有關制度。(一)擴大了工傷保險適用範圍。草案規定:除現行規定的企業和有雇工的個體工商戶以外,不參照公務員法管理的事業單位、社會團體,以及民辦非企業單位、基金會、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等組織也應當參加工傷保險。(二)擴大了上下班途中的工傷認定範圍。草案規定:除現行規定的機動車事故以外,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非機動車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也應當認定爲工傷。(三)簡化了工傷認定、鑒定和爭議處理程序。草案規定:對于事實清楚、權利義務明確的工傷認定申請,應當在15日內作出認定決定。同時明確了再次鑒定和複查鑒定的時限,取消了行政複議前置程序。(四)提高了一次性工亡補助金和一次性傷殘補助金標准。一次性工亡補助金標准調整爲上一年度全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一次性傷殘補助金按照傷殘級別增加1至3個月職工本人工資。(五)增加了工傷保險基金支出項目。將工傷預防費用增列爲基金支出項目,將由用人單位支付的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住院夥食補助費和到統籌地區以外就醫所需的交通、食宿費改由基金支付。同時,草案加大了對不參保單位的處罰力度,加強了對未參保用人單位工傷職工的權益保障。

  會議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自1993年12月施行以來,對加強稅源監控,保證稅收收入,發揮了積極作用。針對日益嚴重的制售和使用假發票、不依法開具發票等違法行爲,修改後的辦法草案補充完善了防控措施,加大了懲處力度,同時調整和完善了發票管理行政許可制度。

  會議決定,上述兩個草案經進一步修改後,由國務院公布施行。

  會議還研究了其他事項。

  延伸閱讀:工傷認定兩年未果 傷者家屬無奈堅持

   “兩年了,我丈夫的工傷認定範圍像擠牙膏一樣,到現在都沒個准信兒。”12月5日,包頭市土右旗的王梅梅致電本報新聞熱線反映,面對丈夫的巨額醫療費和兩個上學的孩子,這位婦女真是愁了。

  12月5日,記者見到王梅梅,她告訴記者:“我丈夫楊士洪是神華集團包頭礦業公司阿刀亥煤礦的一名采煤工。2008年11月24日淩晨6點30分左右,我丈夫用鐵釺疏通被堵死的煤眼時,由于用力過猛跌入到約50米深的溜煤眼裏。等工友將他救出時,他的意識已經不清楚了,工友立即將他送到了包頭市第三醫院搶救。工友通知我丈夫出事時,我一下子就懵了。”

  2008年12月19日,神華集團包頭礦業公司社保處向自治區勞動和社會保障廳提出工傷認定申請。同年12月22日,自治區勞動和社會保障廳出具了楊士洪的《工傷認定結論通知書》。拿到認定通知書時,王梅梅疑惑了。“工傷認定範圍僅有兩項:頭面部外傷、右股骨幹三分之一粉碎性骨折。可我丈夫的胸椎和腰椎都有傷,爲什麽只有頭外傷和右股骨骨折被認定工傷呢?”王梅梅說。

  王梅梅後來經過多方詢問了解到,如果病症不被列在工傷範圍內,就意味著丈夫胸椎和腰椎的高額治療費都將由自己承擔。2009年6月,經過王梅梅再三要求,楊士洪被轉入內蒙古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治療。

  在王梅梅提供的當時的診斷書上,記者看到這樣的記錄:楊士洪第8胸椎骨折;L4椎體(腰部)骨折並椎管狹窄。2009年8月5日,楊士洪再次被轉往北京積水潭醫院診治,診斷結果與內蒙古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基本一致。

  確認丈夫胸椎和腰椎都有不同程度的病症後,王梅梅多次與神華集團包頭礦業公司阿刀亥煤礦相關領導協調,要求向勞動部門申請將楊士洪胸椎和腰椎病症列入工傷範圍。直到今年3月,阿刀亥煤礦相關工作人員才給了王梅梅一份和上次出具日期相同的《工傷認定結論通知書》,這份通知書裏工傷範圍只補充了一項:第8胸椎骨折。

  看到通知書,王梅梅哭笑不得。“爲什麽工傷範圍要像擠牙膏一樣認定,腰椎部分的病症又到什麽時候才能確認?”王梅梅一邊搖頭一邊向記者敘述。

  就此問題,記者于12月5日采訪了神華集團包頭礦業公司阿刀亥煤礦礦長楊永清。楊永清介紹,礦上已將楊士洪腰椎部分的病症材料彙報到自治區勞動部門,但目前還沒有消息。12月6日,記者撥打自治區勞動和社會保障廳信訪科電話,提示用戶已停機。

  “我丈夫去年在北京治療腰椎的費用還是向煤礦上借的,現在煤礦每個月都要從他的補助費中扣除借款。面對一大家子人的生活,我真不知道該怎麽承受。丈夫的工傷認定,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有個最終說法。”王梅梅沉重地對記者說。

  延伸閱讀:高溫停工不能降薪 高溫作業中暑屬工傷

  炎夏酷暑之際,國內不少地方的氣溫正在日漸升高。昨天,全國總工會發出維權提醒稱,用人單位不得因高溫停止工作、縮短工作時間而扣除或降低勞動者工資,由于高溫作業導致中暑屬于工傷。

  全國總工會介紹,根據國家有關規定,用人單位要在繼續保證工作現場清涼飲料供應的同時,按規定向勞動者發放高溫津貼。勞動者因在高溫、高濕場所工作引起中暑,並經取得職業病診斷資質的醫療衛生機構診斷爲職業病,可依法享受工傷保險待遇。

  根據本市規定,從6月起至8月份,高溫天氣下露天工作或室內工作場所溫度不能降低到33℃以下的單位,須按月給勞動者發放高溫津貼。北京市總工會表示,工會將及時與用人單位協商,要求企業根據實際情況適當調整作息時間,合理安排職工的作業時間,錯開高溫時間作業,加強生産作業中的職工輪休,設立高溫作業職工的工間休息室,改善作業條件和環境等。如果企業不按規定支付津貼,勞動者可向各區縣的勞動監察部門舉報,或申請勞動爭議仲裁。

  延伸閱讀:大學生實習時手指被夾斷無法認定是工傷

  關注大學生暑期勞動權益

  7月25日,是廣東省高等學校學生實習見習條例征求意見的截止日期,由于現有法律法規對實習期間的學生權益問題存在空白,這一條例從6月26日開始征求意見起就備受關注。

  因爲學生不是法律意義上的“勞動者”,學生在實習或者兼職過程中受到傷害問題一直都備受關注。條例征求意見稿規定:學校、實習單位和實習學生應當簽訂三方實習協議,對意外傷害保險與損害賠償作出約定。

  學生在實習或者兼職過程中受傷究竟該不該算工傷?專家又持怎樣的看法?記者對此進行了采訪。

  手指斷了都無法被認定工傷

  大二學生林峰就讀于一家職業技術院校,爲了減輕家裏負擔,他在一家公司找到了一份兼職工作,從事機床操作。沒想到在工作了幾天後,林峰就出了事故,他的左手手指被鋸床夾斷。

  林峰找到單位,希望能爲他支付醫療費和後續治療的費用,但單位說他是違規操作,單位沒有責任。後來他聽工友說這種情況可以直接去勞動部門認定工傷,享受工傷保險待遇。但他從勞動部門得到的答複卻是:他還沒有畢業,屬于在校學生,與單位不屬于勞動關系,無法認定其爲工傷。

  林峰與單位之間既沒有合同又沒有協議,本想掙點錢的林峰一下子陷入了困境。

  大學生在實習期間因工受傷的情況同樣屢見不鮮。與大學生兼職一樣,實習期間的大學生同樣不屬于“勞動者”。

  有調查顯示:將近30%的大學生在實習過程中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其自身合法權益難以得到保障。

  “學生打工和實習的時間一般都很短,很多單位都不願意用,能找到單位就不錯了。”河南某大學的大二學生江岩告訴記者,同學們即使是在實習過程中受了點小傷,一般都是自己去醫院看看。如果受傷非常嚴重,也先是找老板協商,協商不成才會想到打官司。

  據了解,我國每年有數以百萬計的大學生走上工作崗位,其中大部分爲工科理科學生。在他們的實習或者兼職的過程中,常存在安全隱患。有調查顯示,有67.62%的學生在兼職時沒有任何勞動安全保障。一旦發生問題,大學生就會面臨賠償責任不明、企業學校推诿、自身權益很難保障的困境。

  中國勞動關系學院法學系主任姜穎說,大學生在實習或者勤工儉學期間出了工傷情況會“很複雜”,必須區分不同的情況劃分責任,如果這份工作並不是由學校推薦的,學校可能就不會承擔連帶責任。另外還要看學生與用人單位有沒有協議約定,以及約定的內容是否合法等等。

  勞務關系得不到勞動法保護

  1995年原勞動部頒發的《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若幹問題的意見》第12條規定:“在校生利用業余時間勤工助學,不視爲就業,未建立勞動關系,可以不簽訂勞動合同。”這一條文明確否認了學生的勞動者地位。

  “這對大學生維權非常不利。”姜穎說,人們通常的看法是,學生是以學習爲主,不是以打工獲取勞動報酬爲生,因而不具備勞動法規定的獨立勞動者身份。因此,學生實習打工與用人單位就不能構成勞動關系,只構成勞務關系。

  勞動關系和勞務關系只有一字之差,待遇卻有天壤之別。

  據北京義聯勞動法援助與研究中心主任黃樂平介紹,勞動關系中的勞動者除享有勞動報酬權以外,還享有社會保險和福利、休息、休假、獲得勞動安全衛生保護、接受職業技能培訓、提起勞動爭議處理等法定權利;而勞務關系中的自然人,一般只有獲得勞動報酬的權利。大學生一旦在實習、兼職過程中發生糾紛,往往因爲只有口頭約定沒有書面合同,給維權、執法部門行使職責帶來一定難度。

  而且,在人身損害賠償數額上,勞動關系引起的工傷賠償數額相對要高,無論勞動者有無過錯,用人單位都要全額賠償。而在勞務關系、雇傭關系引起的人身損害賠償中,學生就要對自己的過錯承擔責任,且只能得到部分賠償。

  “這就是說,林峰可以通過民事程序追究單位的侵權責任,要求用人單位賠償醫療費、殘疾賠償金、後續治療費等項目。但他還要面臨著舉證責任等一系列問題,在舉證能力有限的情況下,其合法權益將無法得到保障。”黃樂平說。

  應出台實習生工傷保險制度

  姜穎力推大學生到單位實習或者兼職時簽訂合同或者協議,對意外傷害進行事先約定。她說,如果用人單位實在不願簽,大學生又很珍惜這個機會,也要注意保存曾經在這個單位工作過的證據,包括證人、工作服、工資條、重要對話的錄音等等,以更好地保護自己的權益。

  “大學生在兼職或實習過程中面臨的多種問題,究其原因,主要在于我國現有的法律法規對勞動關系的界定不清,範圍過窄,規定過死。”黃樂平說,原有的法律規定關于構成勞動關系的條件的約束比較嚴格,沒有一個彈性的空間,當新情況出現時不能夠及時地對法律關系的性質進行認定和處理。同時,我國在勞動關系的認定上帶有以身份定關系的不合理做法,社會的通常推斷邏輯是,由于大學生的學生身份,所以無論從事何種勞動,都不可能成立勞動關系。

  黃樂平認爲,兼職大學生與單位的法律關系,符合勞動關系的構成要素,具備勞動關系的特點,應該受勞動法的調整。當然,對于兼職大學生的權益保護,不僅僅是要解決勞動關系的確認問題,還需要對相應的配套性、關聯性法律法規進行修改,如涉及社會保險、工資福利等的法律法規。

  而對于大學生實習則要區分不同的情況,如果實習生所做的工作與正式職工無異,且技能單一,工作辛苦,有使用廉價勞動力之嫌,黃樂平認爲,這種情況下的大學生已成爲事實上的勞動者,也應參照勞動法來保護他們的權益。

  中國勞動關系學院勞動法教研室主任王向前則建議,國家有關部門可以考慮出台強制性的實習生工傷保險制度。所有開設實習課程的學校和參加實習的學生都必須依法參加這種保險。這樣學生一旦出現工傷,就由實習生工傷保險基金來支付,不管企業和學校有無主觀過錯。而投保費用,可以考慮學校、政府和學生各自承擔一部分。

【版權與免責聲明】
本文內容整理自網絡,有修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爲分享而非盈利目的,並不代表foodjob.cn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原創性負責,foodjob.cn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爲的連帶責任。未經foodjob.cn同意,不得轉載本網站所有文章及其他作品。 如有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請致電0579-83182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