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職場快訊 >

推動創新人才有效落位 而不是純粹的“戶口挂名”

2019/1/29出處:中國青年報責任編輯:zhanghf

  長期以來,各地都把産業發展的主要精力集中在産業招商上。一個大項目的落地往往能給地方帶來上千萬甚至上億元的産值,很多地方認爲,只要龍頭企業進來了,配套産業和人才就來了,當地就會形成較好的産業集聚,産業發展將迎來新一輪增長,這一“招商1.0”思維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在地方産業發展中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

  與此同時,國內部分城市如西安、南京、天津等在近幾年陸續出台“招才”政策,本科畢業即可輕松落戶。雖然不少人诟病這一政策有推動大學畢業生成爲城市房地産“接盤俠”的嫌疑,但無論如何,不少地方確實開始重視人才對地方産業發展的支撐作用。然而,現實中“戶到身不到”或“戶到心不到”卻成爲常態,很多大學畢業生將戶口遷移到相關城市,但仍然在外地工作。大量在一線城市就業的青年利用人才項目落戶周邊城市,實際上自己仍然在一線城市就業和居住,僅是純粹的“戶口挂名”。

  “來了就是深圳人!”深圳在校大學生數量不足10萬人,僅是廣州、武漢的十分之一,高等教育資源與人才較爲缺乏,但深圳卻憑借自身打造的包容、公平與開放的文化氛圍和創業就業環境,不僅“招”來一批人,還“留”下一批人。杭州等地辦事“最多跑一次”的理念,都是地方愛才、護才和留才最暖心的實踐。

  如果說“招才”“留才”仍是外在的、被動的人才思維,那麽“聚才”則是依托地方自身發展形成的吸引力。人才形成“自動集聚”,是一種內在的、主動的人才流動現象。

  一位開發區工作者曾經講述過自己身邊的一個案例:侄女剛大學畢業,在新城一家企業工作,月薪大約6000元,還提供宿舍,但由于新城人氣不足,是典型的“職住分離”型片區,侄女在當地工作半年左右,以業余生活枯燥爲由向單位提出辭職,目前在老城區一家企業工作,月薪僅爲4000元,侄女卻非常滿意。用她的話說:“在新城,孤獨感讓我覺得自己像是個新時代的留守兒童,而在老城,我擁有一幫朋友,下班吃吃飯、唱唱歌,周末約了逛逛街,感覺自己就是這個城市的主人。”

  的確如此,新生代青年已經成爲地方産業發展的主力軍,對生活品質的追求也有了新的變化。我甚至聽到一位“千人專家”願意落戶項目的條件是允許其子女去國際學校就讀。大量青年在工作之余,對足球、瑜伽等運動健身場館,讀書、展覽等文化交流場所的需求也日漸旺盛。在新的時期,人才需求呈現全方位、多元化的趨勢。“産城融合”成爲聚才的重要基礎,而産城融合也並非是産業功能和城市功能的簡單相加,而是産業功能和城市功能的深度融合,是産業生態、自然生態和社會生態的良性互動與耦合發展。

  發展黨和人民的偉大事業,人才是第一資源,要“聚天下英才而用之”,其中,“聚才”是基本,“興才”是關鍵。一些地方把“院士”“千人計劃專家”等“戴帽人才”數量當成自己的人才工作業績,忽視人才對産業創新發展發揮的實質性作用;相當一部分致力于助推大學項目産業化的“大學科技園”因孵化不力而日漸凋敝;一些學者制造産業化“假象”,騙取國家巨額科研經費……實際上,真正的産業創新往往來源于企業,企業是産業創新“集結號”的吹響者,人才要想在産業創新中發揮巨大價值,應當是聽到“集結號”後的自發行爲,而這一過程的實現,需要企業、高校及科研機構堅持創新的定力,需要地方政府培育創新的悉心和耐心,需要金融及知識産權等中介服務機構的有效催化,更需要社會大衆對創新的熱情關注。

  在創新主體上,要推動創新人才的有效落位;在創新過程中,要形成對創新人才包容、鼓勵的創新氛圍,崇尚創新的社會精神。圍繞創新人才,要構建“市場牽引、企業牽頭、政府服務、社會支撐”的創新生態,不斷激發地方産業發展活力。

  (作者爲同濟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同濟大學發展研究院博士生)

  李軍強 來源:中國青年報

【版權與免責聲明】
本文內容整理自網絡,有修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爲分享而非盈利目的,並不代表foodjob.cn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原創性負責,foodjob.cn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爲的連帶責任。未經foodjob.cn同意,不得轉載本網站所有文章及其他作品。 如有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請致電0579-83182788